打造亚太区专业的人力资源共享服务中心
36氪丨国内HRSaaS尚在“导入期”,佩琪集团以“软件+外包”切入市场
 



“中国的HR SaaS还在导入期。”佩琪集团总裁张东进说。


从数据来看,在欧美的成熟市场中,HR管理咨询、招聘猎头、薪资计算、社会保险、软件等领域都有上市公司,每家能实现上百亿的营收,而国内市场细分的还不够,民营公司规模普遍较小,至今在主板上市的还没有。


从企业角度来看,在市场占有率上,使用HR SaaS的公司比例还很小,在观念上还有一个观望到接受的过程。此外,国外“灵活用工”的比例已经占到总用工比例的3%-4%,而中国还不到0.3%。


这是一个不够成熟的市场,同时也是一个有战略空间的市场。


在人力成本逐年上升,经济环境又不那么好的情况下,“降本增效”是企业想的最多的四个字。围绕降本增效,佩琪集团以“软件+外包”作为切入点,以软件的自动化、标准化、流程化,提升人力资源的运营效率;以外包服务,帮助企业专注于核心业务,提升合规性,同时有效控制成本。


具体而言,如果中型企业自建一套软件,部署周期至少在6个月左右,且成本高。而SaaS软件的部署时间是一到两个月,甚至更短,再加上没有前期的一次软硬件投资,也不需要建立一个庞大的HR软件维护团队,成本可以下降50%左右。从风险角度来说,如果企业自建的系统实施的不好,前期的投资就打水漂了,风险也更高。


佩琪集团总裁 张东进


而在外包的部分,佩琪集团专注于人事代理(缴社保)、薪资外包(算工资)和业务外包(BPO),其他如商保、体检等,对接第三方的供应商。佩琪瞄准的是大中型企业,对于跨区域、全国分布很广的企业来说,不需要在地方部署人力资源做人力资源运营或事务层面的工作,可节省人力成本。在薪资计算上,由于有技术和服务网点支撑,一个服务人员平均可以算3000个人左右的薪资,并保证质量,完成企业需要好几个人力的工作量。而对于整合的第三方供应商资源,企业可以通过“团购”的形式,拿到更低的价格。


外包的深度有深有浅,张东进表示,如果说人力资源外包(人事代理、薪资计算、商业保险)的难度系数是5分,那么业务外包的难度系数大约在8分-9分。人力资源外包(HRO)相对标准,基本上是在计算逻辑和地区差异上有所差异;而业务外包(BPO)在对人力资源外包熟悉的基础之上对各行业的理解要求更高。佩琪集团的人力资源涉及30个行业,但仅专注4-5个行业,做业务流程的外包。


企业有很多共性,以软件为例,人事数据、组织架构、报表、薪资的管理,是类似的部分。但行业间却各有差异,比如连锁门店对于“在线排班”的需求,工厂对于“考勤打卡”的需求,高科技公司公司对于“在线请休假、在线查看工资和信息交互”的需求。


行业的差异化是一方面,需要根据行业特点,制定不同的解决方案。另一方面值得关注的是,企业的需求是变化的,需要时刻关注需求和痛点的变化、以及相应的产品及服务的匹配度。


在定价策略上, 佩琪集团按照每人/每月收费,把HR SaaS、人事代理、薪资计算、商业体检等拆分成几十元~几百元不等,公司可自由选择服务产品组合。相当于把一次性上百万或几百万的软硬件投资,变成了按月按人的付费,降低了企业的使用门槛。


HR SaaS领域,36氪报道过的还有获6亿元B轮融资的理才网、获1.1亿人民币C轮融资的北森、 1亿人民币B轮融资的金柚网、8000万人民币A轮融资的大易等。SaaS、PaaS、薪资、社保、招聘,各家凭借自身资源,选择了不同的切入角度。而佩琪集团从HR SaaS中的薪酬模块展开,一是因为薪酬领域的SaaS应用和外包市场空间较大并刚刚开始,二是和外包业务相挂钩,外包业务本身就需要有成熟的软件系统支持。


佩琪集团创始人张东进在人力资源领域有17年的经验,他谈到,从人力行政管理——人力资源管理——战略性人力资源管理——人力资本管理,人力资源的内涵和外延在发生变化。当我们在谈“人力资本”的时候,尤其关注员工价值和体验,关注如何用更科学的方式做人力资源管理,关注如何用更好的体系识人和留人。在大的需求下,需要通过技术来实现这些场景,这几年提及比较多的关键词是:移动互联、云计算和大数据。这些技术在HR管理领域和HR外包服务领域的应用必定是一个趋势。


佩琪集团在2015年已获3000万人民币A轮融资,当前已覆盖全国400多个城市,总部设在上海,在北京、天津、深圳、广州、杭州、苏州、武汉等地设有38家分支机构,为30多个行业的2000多家企业提供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