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业资讯

INDUSTRY INFORMATION

佩信集团 ITO “目标互锁”式合作,构建汽车 OEM 用工新生态

2023.09.15 发布者:佩琪人才  浏览次数:5052

字号调整

-
+

随着传统车企加快智能化、网联化、电动化转型步伐,汽车已经不仅是一个交通工具,更是移动的智能空间。汽车产业的变迁,已经从“四个轱辘+沙发”,发展到“四个轱辘+智能手机”,软件在汽车领域的作用变得越来越重要。

全球智能电动汽车领域的“领头羊”特斯拉软件人才密度是传统主机厂的4~10倍;以 “坚决不造车,帮车企造好车”的华为来说,就选择从“软件”角度入手,通过为车企提供华为HiCar,HMS套件等配置和全套解决方案打入市场,“软件定义汽车”早已成为行业共识。决定未来汽车的是以人工智能为核心的软件技术,而不再是汽车的硬件水平。而由此带来的直接结果就是,软件人才在汽车竞争中扮演的角色日渐重要。

汽车整车厂“先天不足”,引发软件人才焦虑

新能源和智能汽车赛道风起云涌,除了汽车OEM,造车新势力、互联网高科技企业乃至更上游的产业链企业“百舸争流”,而在彼此的竞争中,OEM车企先天在智能制造、互联互通方面有欠缺,加上组织体量庞大,软件人才成为其驱动转型的关键。

OEM车企员工的主要构成是工业、机械制造类人才,软件类专业人才比例较低。据佩信行业研究院报告显示,2023年上半年,OEM车企对嵌入式软件开发、智能驾驶系统工程师的招聘职位数占比较高。

而对于汽车软件研发人才来说,在其培养周期内要至少完整经历过一个新车型的研发落地,这普遍将耗费3至5年的时间。而智能网联汽车相较油车而言,有着更快的造车节奏,软件研发人才需求的短期激增与较长的培养周期共同导致了人才供应的愈发紧张,致使软件人才抢夺进入了白热化状态。


为打动中高端人才,新势力除了通常采用的高薪加股票的“钞”能力手段。抢人高峰期,小鹏汽车为系统基础软件工程师最高开出5万元月薪;奇瑞汽车为ADAS软件开发经理最高开出7.5万元月薪;蔚来汽车为通信网络首席架构师最高开出18万元月薪…… “内卷”程度让人咋舌。

为赶上新势力的节奏,汽车OEM也为人才提供更重要的角色岗位和更具想象力的薪酬体系。长城汽车两期股权激励计划授予对象总人数为1.07万人;广汽埃安将非公开协议增资的方式,对679名员工及广汽研究院115名科技人员实施股权激励,相关激励人员合共出资17.82亿元。对于有着比较稳定的薪资构成和体系的传统OEM车企来说,为了补齐在软件、自动驾驶等领域的短板,也不得不提高薪酬竞争力。

软件人才规模化,如何打破“增收不增利”魔咒

传统OEM车企一边以更大的力度来招揽软件相关的人才。一边也深刻地认识到,随着转型的深入,软件开发属于劳动密集型的一面越发突出,人员规模将影响软件的竞争力,如何搭建强大的软件业务团队,是OEM车企重点关注的棘手问题。

大众集团设立CARIAD中国子公司,共有600多名员工,预计于2023年底前实现人数翻番,其中90%以上将是本土软件人才;德国梅赛德斯·奔驰集团计划到2023年底将中国的软件等研发人员增至2020年的约2倍,达到2000人规模。

“最近几年,大家都不计代价在软件上投入,就像军备竞赛一样,不参与就一定落后,但是参与就要投入巨额资源,抢人大战把人才成本推得越来越高,这对我们这种规模化的企业来说压力非常大。”上海OEM车企某事业部研发负责人跟佩信集团沟通中表示。


佩信集团行业研究院在报告中指出,汽车软件的竞争除了堆人,更要考虑的是组织能力的构建。因为软件的规模化和复杂化,对基础设施比如整车EE架构、人才、研发体系,以及整个研发对于组织能力的构建,可能都是一个巨大的挑战。如何从资源布局上下功夫,用更精益的管理提升运营效率,从而控制软件研发成本,成为车企人力资源和业务部门管理者不得不考虑的问题。

这里就不得不提当下流行的ITO软件外包。佩信集团ITO软件外包,正在努力帮助汽车OEM加快软件开发过程并降低复杂性,同时提供一个满足大部分企业需要的开发软件平台,来解决急需的软件开发问题,让汽车OEM专注于上层应用软件的开发。

软件外包是要找到“目标互锁”的合作伙伴

目前很多OEM车企根据业务领域来建立“软件开发部门”,承接整个公司级的软件开发任务。这样建立好资源池以后,在上层的需求输入比较清晰准确的情况下,软件开发的主要工作就是代码的编写、调试。这时,软件人员不需要对业务有很深的理解,只要按照需求来编码就行了。


当然,这个模式可行的基本条件是,上游能够给出准确的设计需求,制定统一的标准和规范,如果OEM的架构和系统工程师队伍不够强大,不能给出标准化的输出,那么这个模式就会出现问题。

所以如果OEM车企上层功能与系统的设计和需求基础没有打牢,即使用了一些编程能力很强的软件外包供应商,由于对汽车及软件所要达成的功能及其与汽车各系统之间的兼容性并不十分了解,后期也会面临要靠所谓敏捷开发和OTA来修复BUG的处境。

此外,佩信集团的解决方案顾问在与客户沟通过程中,发现目前汽车OEM选择软件外包,通常会踩到这些坑:

第一,为了降低成本,选择最便宜的提供商。

第二,缺乏汽车行业经验的软件人才并不能满足智能网联汽车的要求。

第三,项目经理非技术出身,无法理解IT 人员并非即插即用的模块组件,需要提前熟悉和理解系统和业务需求。

第四,离岸开发人员缺少对项目的忠诚度,优秀者可能随时退出。

第五,没有统一的标准和规范,保证软件兼容和接口统一。

对此,佩信集团认为,汽车OEM与软件外包供应商的合作模式一定不是“你输我赢”,而是有着共同文化价值观的,“互锁目标”的长期合作伙伴。佩信集团ITO服务团队秉持专业真诚的态度,在明确自身能力边界、为客户企业提供专业解决方案的同时,自觉为客户控制成本。

当前佩信集团汽车行业软件技术人员主要涉及项目管理、软件开发(包括Java、Android、lOS、HTML5、SAP ABAP、PHP、C/C++、.Net)、软件测试、商务智能BI开发、大数据开发、实施顾问(包括SAP、Oracle、Siebel等)、UI/UE设计、文档开发等。

具体业务可联系解决方案顾问,进行详细咨询。